热线电话:010-82553410
当前位置:首页> 金苹果书斋>《我与你》

《我与你》

内容简介:

        在《我与你》中,布伯从犹太思想传统出发,对近代西方哲学进行了批判,他认为真正决定一个人存在的东西,决不是“我思”,也不是与自我对立的种种客体,关键在于他自己同世界上各种存在物和事件发生关系的方式。

作者简介:

        马丁·布伯(Martin Buber,1878-1965)德国宗教哲学家、翻译家,宗教存在主义的代表人物,主要著作有《我与你》、《人与人之间》、《两种类型的信仰》、《善恶观念》等。

精彩书摘:

《我与你》:
        统一之“我”:因为如我已指出的,在亲历实在中必有灵魂的凝聚统一,必有力量会集于核心,会集于人生死攸关的时辰。然这种统一与沉浸于“自我”迥然不同,后者漠视实在人格,它只保留“纯粹”,本原、不朽之物,而将其余一切尽皆摈除;但在“我”的此种统一中,本能非为不洁之物,感官非为无本之木,情感非为缥缈浮泛,人的一切都被纳入它的轨道。它所蕲求的不是分裂之“自我”,而是一应俱全的人。它指向且就是实在。
        沉浸之说要求且预言人当成为唯一思想者,思想世界者,人当成为纯粹主体。然则在实在人生中,根本不存在无所思的思,思依赖于所思,恰如所思依赖于思。无对象之主体即是非实在之主体。无对象之思仅存在于思想本身中,作为思的产物,思的对象,即作为无直观的有限概念;其次,无对象的思也存在于对死亡的意向里,也可以说,存在于寂然长睡中。最后,它存在于倡导沉浸状态的学说内,沉浸如同沉睡,其间无意识,无回忆。此三者乃是“它”之语言的最高境界,人须崇敬它们淡泊漠然之崇高力量,但于崇敬之时必须认清:它们指向体验,但不能进入人生。
        身为“己圆成者”与圆成者,佛陀对此缄默不语。他拒绝断定合一是否存在,经历了沉浸过程之一切考验的人在死后是否永驻合一。佛教对这种拒绝,“缄默”给予了两种解释:根据其论理解释,这是因为圆成超越思想范畴,超越任何判断;按照其实践解释,这是因为昭示圆成的本真内容并不能造就本真的获救人生。两种解释皆立足于一种真理——把存在当作可以言说判定的对象,就是把它置于“它”之世界的分离矛盾之中,其间根本不存获救人生。“诸比丘,若灵肉同属一体,则无获救人生;若灵肉各成一体,仍无获救人生。”无论在神秘直观或是实在人生中,控驭全局者并非“是此”或“非此”,“在”或“非在”,而是“此且彼”,“在且非在”,亦即是无可明辨者。获救之根本前提与无分别之神秘无分别地相对峙,佛陀当然属于明谙此理的圣贤之列。如同一切真正导师,他并不灌输思想,而只指点路径。他仅拒斥一种见解,一种愚人之妄见:“无动,无为,无力;而后人践行正道。”他仅提出一种断言,一种生死攸关的断言,“谙比丘,有未生者,未成者,未化者,未造者”;若非如此,则无所目的,若是如此,则道有目的。
        竭诚于相遇的真理,我们可追随佛陀深入到此种境地,但若再进一步便是背弃人生之实在。
        因为,根据我们不能回避只能分享参与的真理与实在,我们可以明察:如果佛陀所言的目的乃是众目的之一,则它绝非我们之目的;而如果它是唯一目的,则此说本身乃是妄言谵语;而且,如果它乃众目的中之一目的,则佛陀之路只能到它为止,如果它乃唯一目的,则它于此路始终是可望而不可即。
        佛陀称此目的为“灭苦谛”,即灭死生,解脱轮回。此是能超脱对此生的贪欲与再生之苦者所进抵的灵境。我们不知是否有再生轮回,我们不可跨越此生之时间维度,既然生存于斯世,我们当不可探求在另一时间维度中敞亮自身者。
        ……
版权所有 UU彩票,亿彩彩票,热彩彩票         相关链接:ASTD | 上海企能软件 | 美国太平洋研究院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巴沟南路35号A座212    京ICP备10214666    京公网安备 110108006403   您是第  位来访者!